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最终跟女友结婚了
最终跟女友结婚了

最终跟女友结婚了

我和小雅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她长得很漂亮。当时我们两家住在同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而且两家离的不远,算是邻居吧。她家的生活条件比我们家好得多,住的是两大间房,虽然也是草房,但屋子里的家居摆设在当时都是比较时髦的,有收音机、缝纫机,收音机还是“美多”牌的,是品牌货,六十年代在农村这条件就算不错了;我家却只有一间低矮的小草房,屋子里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可她并不嫌弃我,这一点也是我每每想起自己年轻时,做过的那些对不起她的事儿而感到内疚的原因之一。当时她还是一个小姑娘,我俩都在村里唯一的一所小学念书,虽然她经常来我们家和我的姊妹们玩儿,可能是因为年龄小,我对她从未有过什么非分之想。

  我中学毕业以后就参加工作了,家里把紧挨着我家的一间草房买了下来,给我自己住,为了方便,在两间房中间墙壁上打开一道门,以方便两个屋来回走动,我们叫后门。这间房和家里原来住的那间一样,面积都不大,一铺炕,地下摆放一个地桌之后,屋里就没有多大空间了,可正是因为有了这间低矮的面积虽然不大却是我的幸福所在的茅草房,才成全了我和小雅的婚事。

  记得有一天晚饭后,我一个人趴在地桌上写日记,突然听见后门响,回头一看是小雅来了。现在的她已经出落得像个大姑娘了,扎了两个小辫子,小胸脯也微微隆起,不知什么原因,她好长时间没来我们家玩了。一进屋她眨着两个大眼睛,调皮的笑着问我:“干啥呢。”“写日记。”我倒是有些严肃地答道。这时她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我身边,伸手要来拿我的日记本看,我急忙用双手捂住日记本,不想让她看见我写的日记内容,见我用手捂住了日记本,她更是好奇,就用她的小手来抢,还一边抢一边说:“让我看看怕什么,还有什么怕看的吗?”“没有啊,就是不能给你看。”我也笑嘻嘻的对她说。同时我把日记本用一只手高高举起来,她够不着就只好蹦起来抢...,就这样撕来扯去,一不小心我把她仰面碰倒在炕上,她一下愣住了,大概以为我是故意把她推倒的。就在她一愣神的功夫,我趴到了她的身上,她瞪大了眼睛不解的看着我,稍许,她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微微泛起了红润,闭上了眼睛,我见她对我没有反感,就得寸进尺的把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握住了她那刚刚隆起的小肉包,她还是没有反抗,我的胆子也大起来,把手从她的衣服里抽出来,解开了她的裤带,把她的裤子褪到膝盖下,之后脱掉了自己的裤子,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紧张,我的j8居然硬不起来了,无论如何也无法把j8插进她的阴道,鼓弄了好一阵还是不行,只好悻悻地从她身上下来提上裤子,然后把她从炕上拉起来,帮她也提上裤子系好裤带,两个人在屋子里默默地坐了一会,她从我住的那屋前门出去回家了。

  几天以后的一个晚上天刚黑她如约又一次来到我家,这次是从我那屋前门进来的,进屋以后大大方方的坐在炕沿边,两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她的眼睛长得很漂亮,看着我问道:“你吃饭了吗?”“吃了。”我说。“他(她)们都在家吗?”她又问。“都在家。”我接着答道。“没关系,他(她)们一会儿就睡了。”我说。我们俩就这样都坐在炕沿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当地桌上的小闹钟时针指向八点时,她站起身说:“我该回家了。” 她刚说完,我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说:“今晚你别走,在这住好不好。”她沉默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 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兴奋的把她紧紧地揽在了怀里,亲了她的嘴。当隔壁熄灯以后。我俩脱去衣服钻进了被窝。时值青春年华的我,第一次在被窝里搂着一个美丽漂亮娇小的女孩儿,当时的心情无法形容,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味男女之间皮肤接触的美感,就急不可耐的爬到她身上。这次我没有“疲软”,刚才把她搂在怀里的时候jj就已经硬了,她也很乖,我俩钻进被窝以后她就是仰面躺着的,而且两腿已经分开,我“举枪上马”以后,直接把鸡巴对准了她的屄口,开始慢慢往里插,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往里插,一直到把整根鸡巴都插进去。我的j8 应该算是大号的,硬起来又粗又长,她的屄好紧,裹着我的鸡巴,鸡巴感觉胀乎乎的,我开始慢慢抽插,一下、两下、三下...,不长时间,一种射精的欲望冲刺着我,我赶忙把鸡巴从她的屄里抽出来,用一只手紧紧握住,借着窗户透进来的光亮,我看到一股股浓稠的白色液体喷在了她的肚皮上。第一次性交,第一次把自己的鸡巴插进女人的屄里,第一次品尝到鸡巴因受到女人阴道的摩擦而射精的那种快感...。从她身上下来,我下意识看了一眼身边的她,她仍然闭着眼睛静静地躺在那里,脸上还挂着一抹羞红。我用纸擦去了她身上的精液,小声问她:“好受吗?”她没吱声,只是轻微的点点头,之后我们俩相依进入了梦乡。打这以后,我俩经常在我的这间低矮的茅草房里偷尝禁果,享受着男女交欢所带来的刺激和温馨。

  几个月后我感到身体有些不适,就去县里医院做了检查,大夫说需要住院治疗,当小雅得知消息后赶忙来到医院,担当起陪护,每天打饭,喊护士拔针等等。住院也没耽误我俩“办事”,我住的是双人间病房,房间里没有陪护床,晚间她只好和我挤在一张床上。我的病其实并不是很严重,因为有公费医疗,大夫让住就住吧。在一张床上住,晚上我让她侧身躺着把屁股撅着放到我的被窝里,我就从后面把鸡巴插进她的屄里,因为她的屄里很紧,鸡巴插进去用力往里顶,不用抽插也能射精。我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出院时她的裤腰后面沾了许多乳白色的精液粘液斑点。

  寒来暑往,年复一年,婚前我俩一直保持着这样的性关系,两年以后我俩结婚了,结婚时我们原来住的草房已经原地翻建成砖瓦房,有客厅、卧室、厨房,屋里安装了土暖气,卧室把土炕改成了双人床,条件好了许多。

  婚后我们的性生活也很和谐,有时一宿做两次,最多时一宿做过三次,但都是循规蹈矩,男上女下,直到有一天晚上在邻居家看了一次黄色录像,使我俩性生活的质量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当晚回到家里在床上,她就面朝我坐在我的怀里,我把鸡巴插进她的屄里,紧紧搂着她,前后耸动着屁股,没多长时间,我感觉小腹热乎乎的,她第一次潮吹了,一股热乎乎的液体喷在我的小腹上,一定是录像里的情景刺激了她。打那以后,我们性交又多了一些花样,口交、肛交、六九式,我还把茄子、黄瓜、胡萝卜洗干净用来捅她的屄,当高潮来临时她会大声呻吟,有一次我让她双手伏在床上撅着屁股,我从后面肏她,我喜欢这种姿势,肏的她“嗷嗷”地叫着,还断断续续地说着:“你...要...操死我呀...,虽然这样说着,她还是把屁股用力往我的小腹上撞,雪白的大屁股被我操的肉浪翻滚。

  婚后性生活虽然满足了我的性欲望,可有一件事始终萦绕在我心头,使我感到困惑,刚结婚时不懂,后来听人说女人第一次和男人干那种事阴道会流血,回想起和她的第一次也没见她的阴道淌血啊?因为在她念书时有一个下乡知青追过她,而且追了好长时间。所以多少年后,一次和她做爱时我在她身上一边抽插着一边问她道:“xxx追你时操没操过你?”她大概不好意思说,没吱声。我的鸡巴又在她的屄里狠狠捅了几下,她才啊啊地边呻吟着边喃喃说道:“肏过。”“他的鸡巴大不大?”我还是一边抽插着一边问她。“不大。”她回答的声音很小。“有没有我的大?”我接着问。“她的声音更小道:“没有。”她的诚实让我感动,解开了我多年来的心疑,同时也铸就了我的绿帽情结,因为我明显的感觉到听了她的回答以后,不仅没有生气,而且我的鸡巴更硬了。

  【完】